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点击香江 > 正文

?点击香江 | “传统反对派”要有未来,就须回归“一国两制”正轨

2022-05-25 04:23:34大公报 作者:屠海鸣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四论“同为香港开新篇”

  再有一个多月,香港将迎来回归祖国25周年的大日子,第六任行政长官李家超及第六届特区政府也将在“7.1”就任;香港在经过拨乱反正、正本清源之后,将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同为香港开新篇”,香港社会各界和广大市民对未来充满信心和期望。

  在这个特殊时刻,有媒体报道,昔日的“传统反对派”政党内部也出现了一些争议,有新生代主张积极参与政治,否则将长期边缘化;也有一些人认为“传统反对派”没有参政议政的空间,不必“出山”。

  在香港“由乱到治”转向“由治及兴”的进程中,究竟应该如何看待“传统反对派”?其实,香港国安法和新选制打击和排斥的是“港独”势力,并非“传统反对派”。只要恪守爱国底线,“传统反对派”参政议政的空间一直存在。要重新出发,就必须回归“一国两制”正轨。

  “传统反对派”被“港独”势力骑劫

  “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并非容不下几个“传统反对派”政党,而是近年来他们被“港独”势力骑劫,越来越极端,冲击“一国两制”底线,破坏宪制秩序。

  一是煽动暴力。在2019年“黑暴”期间,有人公开宣称“暴力有时也是解决问题的方式”,还有一些人在街头暴乱中掩护暴徒撤退。这是公开支持街头暴力,而暴徒打出的口号是“港独”性质。这个逻辑就非常清晰,“传统反对派”政党公开支持暴力推翻现政权,已不是“反对者”,而是“颠覆者”,发生了质变。

  二是瘫痪政权机关。在2019年“7.1”发生的暴力冲击立法会大厦事件中,有“传统反对派”议员为暴徒引路,那次暴力洗劫致使立法会停摆半年之久。以往,有“传统反对派”议员以“揽炒”方式阻止立法会审议政府议案,并公开宣称目的就是“瘫痪政府”,明显具有破坏政权机关的意图。

  三是勾连国外反华势力。“修例”风波期间,多名“传统反对派”议员与美英反华势力一唱一和,并公开请求美英制裁中国、制裁香港,充当了反华势力围堵、遏制中国的“马前卒”,忘记了作为中国公民、作为合法政党应该遵守的规矩,将自己置于国家和香港的对立面。

  由此可见,一些“传统反对派”肆无忌惮的冲击“一国两制”底线、破坏宪法和基本法构成的宪制秩序,已经与国家为敌,这样做当然没有生存空间。

  “一国两制”方针不可撼动!宪法和基本法构成宪制秩序不可挑战!“传统反对派”必须回归正轨才有出路,决不允许越轨!

  “传统反对派”回归正轨才有出路

  “传统反对派”可以各抒己见,但不可挑战“一国”原则。香港是一个民主社会,也是一个法治社会。这个性质并没有变。“传统反对派”可以对香港的内部事务提出不同意见,但必须注意两点:一是不能对内地的社会制度妄加评论,内地实行什么社会制度,是内地民众的选择,香港的“传统反对派”没有资格指手画脚,更不能肆意抹黑。二是不能质疑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早已透过宪法和基本法明确,不存在“可讨论”的空间。

  “传统反对派”可以批评政府,但不可瘫痪政府、颠覆政府。香港国安法和新选制实施后,有人恶意炒作称,议员不可以批评政府了,市民也不可以批评政府了。这完全是无稽之谈!特区政府并非完美,批评是正常的。第五波疫情爆发期间,特区政府就受到不少批评,批评者并没有受到打击。不能把企图颠覆政府的言行与善意的批评混为一谈,二者有本质区别。

  “传统反对派”可以正常交流,但不可以反中乱港。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上,而会越开越大。香港是一个国际化大都市,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香港这个“东方之珠”只会更加璀璨夺目。“传统反对派”政党的正常交流只要不违法,就不会受限制;但如果以反中乱港为目的,公然违反香港国安法,则属越轨行为,是决不能允许的。

  学会做忠诚的“传统反对派”

  事实上,“传统反对派”阵营也不是铁板一块,反中乱港分子和“传统反对派”是不能简单画等号的,“传统反对派”里面也有爱国者。现在的情形是,这些人被“骑劫”,无法冲出重围。

  同时,昔日“传统反对派”中的极端派也在转变,在搞了一场“总辞”闹剧后,原以为中央会做出让步,现在看来是彻底的失算了。没了那些“总辞”的议员,立法会的运作变得顺畅了。这令极端派感到失落,不得不反思。

  遥想多年前,香港的“传统反对派”还是比较温和的;这些年来为何变得如此暴虐,以至于自掘坟墓;再看未来的路,他们怎样才能在香港拥有一席之地、挽回一定的影响力,确实该好好反思了!

  “传统反对派”的出路只有一条:当忠诚的“传统反对派”。所谓“忠诚”,就是要忠诚宪法和基本法,在宪法和基本法划定的框架内发“反对之声”。在笔者看来,忠诚的“传统反对派”须遵循三个规矩:做事的目的是建设而不是破坏,做事的方式是对话而不是对抗,做事的性质是依法而不是违法。总之,作为忠诚的“传统反对派”,要把香港这个家呵护好,而不是伙同外人把这个家搞乱。

  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港澳工作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曾经深刻指出:“‘爱国者治港’绝不是搞‘清一色’,而是搞‘五光十色’,是具有多样性的。”他还强调:“要在爱国爱港旗帜下,最大限度拉长包容多样性的半径,画出符合香港根本利益的最大同心圆。”深刻理解这段话,有助于“传统反对派”明白具有香港特色民主制度的本质。

  新选制下三场选举的完美收官,标志着香港迈入良政善治的新阶段,一切爱国爱港的政治团体都有参政议政的机会;但愿“传统反对派”能认清形势,脱胎换骨,重回正轨,重新出发。

  (本文作者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暨南大学“一国两制”与基本法研究院副院长、客座教授)

  注:《大公报》独家发表,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