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公评世界 > 正文

?公评世界 | 拜登政府对华策略频现分歧的背后

2021-11-01 04:26:16大公报 作者:周德武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拜登这几天在欧洲享受着高曝光度,同时也让白宫的随从提心吊胆。对于一位年届79岁的老人而言,谈话忘词,甚至话题跑偏再正常不过了,但他身为美国总统,人们的要求则近乎苛刻,人生常态也会被渲染为老态或不正常。

  修复美法关系成为拜登之行的重头戏,虽然拜登和马克龙在电视镜头前做足了文章,勾肩搭背好不亲热,尽显两国已“冰释前嫌”。拜登称,在美澳核潜艇交易问题上,美国做得“笨手笨脚”,马克龙也认为,该解释的都解释了,美国保证今后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许多人好奇的是,这600多亿美元的“世纪合同”就凭着拜登这一句婉转的道歉就轻轻翻过,不能不佩服法国人的“宽容”。

  无论是“笨手笨脚”,抑或动作麻利,只不过是一种行为方式而已。而美国之所以从背后捅法国一刀,终究是利益使然。更何况,美澳之间达成的核潜艇协议还有更大的战略谋划,早已超越了法国人的视野。今年8月,拜登顶着巨大压力,坚持从阿富汗撤军,并毫无隐讳其意图,那就是要聚焦亚太、剑指中国。而澳洲,作为盎格鲁撒克逊民族的一员,与美国同根同源,在其亚太战略布局中显然占有更特殊的地位,这是法国所无法取代的。

  拜登政府此次“笨手笨脚”、以不讲技巧的方式,置法国利益于不顾,再次凸显了“美国优先”的理念根深蒂固,体现了美国人的傲慢与算计。拜登的“笨拙”不仅体现在法美关系上,其实也同样适用于中美关系领域。

  美国内部严重撕裂,政治极化登峰造极,国内政治议程难有共识。唯一有共识的就是美国推行对华强硬政策,但这种共识也是打了不少折扣的。最近美国主流报章频繁爆料,拜登政府在对华政策上出现了严重的分歧,政府内部并非铁板一块,凸显了美国对华政策的复杂性、多面性及矛盾性。

  拜登上台不久就抛出了竞争、合作与对抗的3C对华政策指引,从中可以看出,竞争是主轴,合作与对抗是两轮,三者并非平行关系,而是根据竞争战略的需要,交替使用合作与对抗的两手,这是中美关系难以走出低谷的重要原因。

  虽然今年以来中美之间的接触比特朗普时期明显增多,但这种接触只限于缓和关系,而不是逆转错误的对华政策。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在出席美国养鸡协会活动时坦言,“中美关系就像一堆干柴”。

  据美国《政客》新闻网10月29日报道,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与戴琪在对华关税问题上出现了分歧,沙利文主张对一些美国关键行业的产品加徵关税,同时减少对其他数千种商品的关税。但戴琪希望这样的行动不要太快,以便为双方的贸易谈判留出足够的时间。据报道,拜登政府的大致思路是,制定一个范围更窄、更加严厉的对华关税新架构,即通过降低关税或提供豁免的方式为一般性的企业减轻负担,为此,美已启动免除500多种中国产品关税的程序。但在钢铁、太阳能板、电池、半导体和芯片等涉及美国核心竞争力的产品上,美拟出台更严厉的加徵关税等措施。这就不难理解10月初戴琪在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发表政策演讲时,花了大把时间谈中国的钢铁、太阳能等产业补贴问题,甚至扬言保留采取一切工具的权力,包括对中国进行新一轮的301调查,这为美国下一步采取新的制裁行动埋下了伏笔。

  妥善应对气候变化问题是拜登竞选和就任时的四大承诺之一。据10月26日《华盛顿邮报》报道,气候特使克里一直主张通过中美最高领导人的接触来推动双方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合作,但是此举最初遭到沙利文的反对,认为恢复中美最高领导人的接触为时尚早。拜登政府内部的抱怨是,克里作为气候问题的特使,考虑问题比较单一,并深陷气候问题之中不能自拔,而沙利文需要从全面的角度看待中美之间的竞争关系,要比克里更有“大局观”。但是克里第二次访华及美副国务卿舒曼来华访问无果而终之后,美方意识到中美之间的竞争面临失控的危险,必须与中国一起加以管控。于是美国才痛下决心,即必须从最高层接触入手,否则将无法打开局面。之后拜登与中国领导人进行了通话,从而推动中方在气变问题上作出新的承诺,指望为格拉斯哥气候大会注入新的动力。

  美国对华策略辩论频现分歧,释放出以下信息。第一,这两次具体政策出现争执,但最终还是对华“接触派”的意见占了上风,克里和戴琪的建议均被采纳,说明拜登本人在对华政策中仍起着决定性作用,而沙利文只是“顾问”的角色。第二,美国对华竞争战略将更加聚焦于科技领域,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打压会更加执著,甚至不惜以关税手段帮助美企参与竞争。第三,美对华在释放积极信号的同时,立刻就有更消极的事件加以对冲,说明美国强硬派不希望看到中美关系的解冻或重启,美国内部的政治博弈异常激烈,对拜登改善对华关系的努力将产生较大的牵制。

  种种迹象表明,美国对华战略的大框架已定,剩下的只是修修补补与微调,难以改变中美之间的竞争大格局。更何况大国关系的运行有其内在的规律,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从这个意义上说,管控中美竞争、不至酿成大国间的历史悲剧,成为两国政治家们的共同责任。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