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国际关系 | 澳洲“变天”中澳关系“阴转晴”?

2022-05-25 04:24:01大公报 作者:宇文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澳洲大选有了结果,工党获胜结束9年在野,党魁阿尔巴内塞23日宣誓就任澳洲总理。

  澳洲“变天”,被当地人解读为“澳洲人苦莫里森久矣”,这样的政党轮替并无多少不寻常之处。但是,由于中澳关系陷入低潮,分析家难免怀想,澳洲“变天”,中澳关系能否“阴转晴”?

  反华立场不会完全改变

  众所周知,虽然近十几年来中国一直都是澳洲最大贸易伙伴,但是莫里森政府主动成为美国反华的急先锋。当然,莫里森政府也并非一开始就附和美国全面反华。2019年9月,访问美国的莫里森在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面前,称中澳有着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澳洲政府认为“与北京合作得很好”。莫里森政府对华政策的转变,始于拜登入主白宫之后。

  一方面,拜登政府的“美国回来”对反感特朗普“美国至上”的西方世界是安慰也是拉拢。作为西方世界的一员,“反特不反美”是现实选择。随后,莫里森和其他西方领导人一样,迅速配合拜登政府。拜登政府将中国视为主要对手,要进行极端竞争,澳洲主动靠前反华,是莫里森政府向拜登政府的输诚。

  另一方面,澳洲就新冠疫情跳出来无端指责中国,配合美国进行所谓的疫情溯源。总之,无论是澳洲还是其他西方国家,都是“反特不反美”,而且对中国存在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偏见。一旦“美国回来”,就会形成反华高潮。只是,莫里森政府在反华上调门更高、跳得更高而已。

  因此,不必深究莫里森政府的反华逻辑,因为在现有的全球政治经济格局下,作为西方国家的澳洲必定要追随美国──不管是对俄制裁还是对华地缘政治遏制。

  在此大前提下,澳洲“变天”也不会改变澳洲追随美国反华的总基调,澳洲也不会回到霍华德时代对中美两强的“平衡外交”。因为霍华德时代的中美关系和现在的中美关系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阿尔巴内塞就职后随即赴日出席美日澳印四方机制(QUAD)峰会,并表示会继续支持澳英美三方安保联盟(AUKUS)。这两个机制,是美国对抗中国的印太战略的两大支撑,澳洲则发挥着美国印太战略的关键作用。而且,拜登正在进行他入主白宫后的首次亚洲行,结束访问韩国后已转到日本准备出席QUAD峰会。阿尔巴内塞甫就职即参加QUAD峰会,凸显澳洲新政府配合美国印太战略反华的立场不变。

  更要者,拜登本次亚洲行还要启动美国主导推进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IPEF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不仅韩国有意加入,东盟也表现出足够兴趣,甚至还要拉台湾入圈。虽然IPEF目前还只是“蓝图”,但这一框架涉及清洁能源、数字经济、供应链、基础设施等多方面,因此也是聚焦中国而且要和中国进行脱鈎的经贸框架。

  IPEF虽然不是奥巴马时代的“跨太平伙伴关系协定”(TPP),但也彰显美国掌控印太经贸秩序的野心。澳洲是QUAD的成员,也是IPEF的发起国,更是“五眼联盟”之一,在美国印太战略的棋局上,澳洲已经成为美国的核心反华成员,甚至反华“能量”超过日本。此外,澳洲对于南太平洋有地缘政治的私心,将南太作为本国“后院”,对中国和南太国家的合作关系充满忌惮,因此会附和美国反华缓解焦虑。

  因此,中澳关系不可能“阴转晴”,因此不要对阿尔巴内塞政府存在幻想。

  澳对南太有地缘政治私心

  不过,中澳关系会适当调整,也许会有“阴转多云”的转机。一方面,中国是澳洲的最大贸易伙伴,而且双方都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成员。虽然中澳关系在莫里森时代严重退步,但两国密切的经贸联系纽带仍存。经贸利益牵引下,工党政府对前任极度反华的外交路线适当回调,不仅没有历史负担,而且也符合西方国家政党轮替的逻辑。所以,中澳关系虽然不会突然转好,但也不会比莫里森时代更糟。

  另一方面,莫里森之败,是因为内政因素所致,譬如萎靡不振的经济,高居不下的通胀(CPI超过5%),因此处理国内经济问题是阿尔巴内塞的当务之急,而且深化中澳经贸关系多从中国进口商品,也是降低澳洲通胀的有效手段。

  澳洲“变天”,该国内政外交政策会适当调整,但不会发生根本转变。由于美西方在俄乌冲突中处于进攻态势,美国的印太战略也激发区域各国的反响,现在是美国最嚣张最霸道的时刻,作为美国印太战略圈的核心成员,澳洲追随美国的态度会更加坚定。因此,不要对阿尔巴内塞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是,经过莫里森政府的反华操作,阿尔巴内塞政府也不会将反华路线一条路走到底。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