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纵横谈 > 正文

?纵横谈/塔利班能否坐稳江山?\梅新育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2021-08-21 04:23:1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塔利班8月19日宣布建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政权,但这并不等于他们就此坐稳了阿富汗江山,更不等于阿富汗从此和平稳定发展。历史上阿富汗政权被推翻的案例比比皆是,而目前塔利班还面临两大挑战:国际孤立下的财政困境和地方抵抗阻力。

  阿富汗第一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目前在战略要地潘杰希尔山谷举起反抗旗帜,并夺回了喀布尔以北帕尔旺省首府恰里卡尔。此外,目前国际社会尚未承认塔利班政权,阿富汗中央银行的近百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恐被冻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亦扣住4.4亿美元的特别提款权(SDR)储备,多国停止了对阿富汗的资金援助。此外,塔利班在阿富汗国内外、组织内外,及其政权内部都面临一系列严峻考验。

  依靠外部势力供给的“银弹”开路,收买部族和各路势力,固然可以让塔利班在进军京城时势如破竹,但部族和军阀武装从来不改墙头草的秉性。“银弹攻势”本是阿富汗历史上历次政权更迭的常用手段,也是塔利班从兴起之初就习用的利器。无论是1994-1996年间奇迹般崛起,一路拿下喀布尔;还是占领喀布尔之后东征西讨,与各路军阀大打出手,“银弹”发挥的威力甚至常常超过枪弹炮弹,拿下坎大哈、马扎里沙里夫等重镇时都是靠“银弹”开路。但一到2001年美国军事打击临头之时,昔日降伏的部族和军阀纷纷反水。而这一次呢?

  1980年代抗苏战争时号称“潘杰希尔雄狮”的马苏德,率领塔吉克武装从入主喀布尔城第一天起便急剧腐化堕落,欺压百姓,偷盗商铺,强占民宅,立即失去民心。1996年塔利班进城时许多喀布尔市民夹道欢迎,但没过多久,民众就感受到塔利班武装不仅同样迅速腐化堕落,更比其他军阀多了严酷的教法。今天,已经大举进城的塔利班军队能否避免重蹈覆辙?

  更大的问题是阿富汗人口构成和教育发展带来的挑战。据公开资料推算,2001年塔利班政权垮台时人口1800万左右,2020年人口为3220万。今天的塔利班能够得到部分阿富汗民众的支持,重要原因之一是将近一半阿富汗人口生于2001年塔利班政权垮台之后。这部分年轻人只目睹、体验了西方扶植的阿富汗政府的腐败和混乱,他们中很大一部分人对塔利班抱有较高期望,不足为奇。如果他们对就业机会、收入等等的期望在重新建立的塔利班政权下破灭,那会发生什么?

  过去20年里,阿富汗教育事业取得了长足发展,实现了12年制义务教育,识字率已比塔利班上次夺权时成倍提高。从抗苏战争的1980年代中期到本世纪初,阿富汗估计识字率为11%,妇女识字率约3%。现在,按照哈佛大学和布朗大学“战争成本核算”项目估算,仅阿富汗女童识字率就已经达到37%。而人们受教育程度上升也意味着对就业和收入预期提高。

  此前20年,西方外援注入阿富汗,创造了一大批就业机会。美国每年对阿富汗政府财政支持就达85亿美元,占阿富汗政府每年财政支出(114亿美元)约3/4,占阿富汗年度GDP(200亿美元)40%。政权更迭后外援断绝,依赖外援创造的就业机会、特别是受教育者就业机会消失,这对于阿富汗社会稳定意味着什么?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阿富汗社会的激进化是前车之鉴。1950年代,阿富汗政府部门迅速膨胀,大中学校毕业生均可成为公务员或教师,教育扩张与社会稳定、发展形成相互强化的良性循环。但1960年代中期之后,阿富汗政府机关扩张减速甚至停滞,而教育继续迅速膨胀,且学科结构以文科为主,这导致部分学生毕业即面临失业问题。就业前景暗淡和教育体系中存在的问题成为学生运动的温床,已经工作的一般官员和教师工资低微,他们对上层的腐化心怀不平,从而奠定了激进势力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崛起的基础。

  从更广阔历史背景上考察,造成近两百年阿富汗混乱的经济原因在于,传统的“掠夺型国家”在现代世界难以存续,而新政权始终无法建立一个可持续的、跟得上现代社会发展步伐的经济产业基础。今天,不管是谁坐上阿富汗的江山,都必须直面这一挑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