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纵横谈 > 正文

?纵横谈/美重炒新冠病毒起源的深层动机\施君玉

2021-06-03 04:23:1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在拜登就新冠起源下达新的调查令之后,澳洲、英国和加拿大等“五眼联盟”成员国纷纷表态,宣布加入到对2019年末所有新冠信息的提供、梳理、整合及分析研判之中。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拜登展示重新对西方世界领导力的一次测试。

  一些专家一针见血地指出,在世衞年度大会召开之际,美国热炒病毒实验室之说,大大削弱了全球合作抗疫的努力,而西方国家的“疫苗民族主义”才是阻碍全球疫苗公平分配的最大阻力,成员国应该聚焦如何扩大疫苗生产以解燃眉之急。美国主流媒体这次选準时机、抛出来的所谓新证据,其实就是炒冷饭。病毒学家安吉拉.拉斯穆森表示,“这个故事看似站得住脚的唯一原因是媒体将旧的猜测伪装成新东西,并声称这就是证据。”

  一是中国科学院病毒研究所设在武汉,而该所的研究重点是冠状病毒,这次新冠病毒的基因图谱的96%与蝙蝠身上的病毒相似,研究员石正丽恰被称为“蝙蝠女”。所有这些巧合被美国阴谋论者整合在一起并加以放大,以此强化“病毒洩漏说”的依据。此外,一些所谓的病毒学家认为,从中方病毒研究论文及中美合作研究成果的检索发现,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的很大一部分工作涉及病毒“功能增益”研究,即“在实验室中操纵天然病毒,使其更具传染性”。更何况从历史规律来看,过去大自然中生成的病毒,随着传播的加速,其毒性将逐步降低,而这一次新冠病毒并不具有此特点,“进一步说明其是人工合成的”。

  二是英国的达格利什和挪威的索伦森两位病毒学者声称找到了“人工製造”的证据。称“中国科学家在实验室中製造了新冠病毒,然后试图对该病毒进行逆向工程改造,使其看起来像是从蝙蝠自然进化而来的”,他们宣称在新冠病毒图谱中找到了“独特的指纹”。达格拉什向《每日邮报》表示,在新冠病毒中罕见地发现了“一排四个氨基酸,而这些氨基酸释放出正电荷与人体细胞的负电荷进行了结合”,“而物理定律揭示出,不能连续有四个带正电荷的氨基酸,获得它的唯一方法就是人工製造”。儘管中国科学家们早就表明从来没有搞过什麼“逆向工程”,但不妨碍美国一些人进行无中生有的指控。

  “科学”的伪装加上政治的想像,使得“病毒实验室洩漏说”这一次在美国获得了广泛传播。无论是“病毒实验室洩漏说”还是“病毒大自然形成论”,都是给中国设下一个逻辑陷阱,“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中方都要为此担责并进行赔偿”。由此将在全世界开启对中国的滥诉狂潮。

  虽然美国法律崇尚“无罪推定”,但在病毒溯源问题上,美国的官员、学者和媒体大都採取了“有罪推定”,将纯粹科学的溯源工作推向了“政治化”的轨道。一些病毒学家不无忧虑地指出,病毒溯源工作完全被政治所污染,彻底失去了国家间友好合作的基础氛围。在第一阶段溯源研究结束以后,全世界本应在世衞组织的领导之下,对2019年出现的诸多疑点展开溯源,例如日本2019年1至3月数百人血液样本中出现新冠病毒、西班牙污水管道样本中发现类似病毒,以及意大利、法国以及美国等出现的疑似病例等,都应当无一例外地纳入视野,但是为了与中国实行“全方位战略竞争”的需要,美国主导着对中国展开新一轮的妖魔化运动。正像美国在新疆问题上给中国扣上“种族灭绝”的大帽子,虽然绝大多数国家并不认同这个说法,但“种族灭绝”可以将一国政权彻底妖魔化和污名化。而在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上,美国正在採用同样的手法,一旦大多数世人相信“病毒实验室洩漏说”,中国将被定义为这场疾病大流行的“原罪”,即中国製造了生物版“切尔诺贝尔”事故,从而彻底陷中国於不义,照此逻辑,继苏联之后另一个“邪恶国家”也就这样生成了,这恐怕是美国炒作“病毒实验室洩漏说”的深层次动因。

(下篇)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