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纵横谈 > 正文

?纵横谈/美欲将日打造成“反华急先锋”\媒体人、辽宁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 陈洋

2021-03-16 04:24:2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据《读卖新闻》报道,美日外长防长“2+2”会谈将於3月16日在东京举行,预计深化美日同盟、钓鱼岛以及中国《海警法》等议题将成为此次会谈的重点。此外,美日两国政府有可能在“2+2”会谈的联合声明中,就钓鱼岛和《海警法》问题点名批评中国。最近一段时间,美日两国互动频繁,但这并不意味着美日同盟就此进入新阶段。

  近期,美日两国政府多次就安保防卫进行沟通。3月4日,两国防卫和外交部门举行有关安保方面的审议官级磋商。3月12日,两国领导人与印度总理莫迪、澳洲总理莫里森共同举行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视频会议。接着就是3月16日举行的作为美日两国安保政策最高协调机制的“2+2”会谈。此外,两国还拟於4月在华盛顿举行美日首脑会谈。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裏,美日两国政府进行了一系列涉及安保防卫的沟通磋商,特别是还基本敲定了美日首脑会谈的时间,可以说较为罕见。美日两国新政府有意突出“不可动摇的美日同盟”。

  日本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重要盟友之一,但时下拜登政府给予日本的重视似乎要高过以往历届政府。此次美日“2+2”会谈,是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防长奥斯汀就任以来的首次外访。日本首相菅义伟也将成美国总统拜登就任以来,首位在白宫接待的外国领导人。美国新任总统在白宫接待的首位外国领导人大多来自欧美国家。现在,拜登政府有意邀请执政根基并不十分牢固的菅义伟访美,可以说给予日本方面高规格的待遇。

  当然,拜登政府最近一段时间之所以给予日本如此高的礼遇,是因为拜登政府有意通过此举来向国内外传递重视盟友、注重合作的信号。由於特朗普政府时期的“美国优先”政策,导致美国与各盟友关係跌至冰点,美国在盟友中的影响力和号召力遭遇严重危机。而拜登上台后,修复与盟友的关係也就成了其重要的施政方针之一。在这样的背景下,从高调牵头美日印澳四国领导人视频会议,再到邀请菅义伟访美,不仅能传递出拜登政府重视与盟友合作的信号,也能展现出拜登政府有别於特朗普政府,更加注重多边主义。

  另一方面,美国希望通过拉拢日本遏制中国。拜登政府上任后不久,就明确将中国定位为“21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考验”,但由於目前美国疫情形势依旧严峻、社会高度撕裂、经济有待重振,所以拜登政府的施政重心将更多地集中在内政,这也就意味着美国更加依赖亚洲国家来共同遏制中国。与此同时,近期日本对中国海警船巡航钓鱼岛、中国《海警法》实施等方面表现出诸多不满,也让美国看到机会,可以在中日之间打下楔子。因此,拜登政府给予日本高规格对待,并不是日本在美日同盟关係中地位提升,而是美国有意把日本打造成“反华急先锋”。

  当然,对於菅义伟政府来说,面对来自美国的“热情”对待,自然积极迎合,但未必会完全配合。由於疫情和低迷经济,使得菅义伟政府目前深陷内政泥淖。据日本时事通讯社本月12日发布的民调显示,菅义伟内阁支持率为35%,不支持率为42%。经过一系列美日外交互动,预计将有助於提振菅义伟内阁支持率,成为菅义伟的施政成果。

  不过,对菅义伟政府而言,今年的内政课题要重於外交课题。从遏制疫情、重启经济到举办东京奥运会、举行众议院选举和自民党总裁选举,这些不仅需要菅义伟政府花费大量精力,而且也需要有一个稳定的周边外交环境。特别是在重启经济方面,日本需要强化与中国的合作,据日本财务省1月21日发布的2020年贸易统计速报显示,日本2020年出口总额减11.1%,但对中国出口增长2.7%。日本对中国出口佔日本总出口额的比率提高至22%,中国时隔两年再次取代美国成为日本最大出口国。正是基於这些因素,也就决定了日本政府儘管在一些问题上与中国存在分歧,但至少不会也不愿过度破坏中日关係。

  美日两国新政府虽然互动频繁,但不论是日本,还是美国都有各自的利益算计,至於两国领导人反覆宣称的“不断深化美日同盟”,可能也仅停留在字面程度。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