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港闻 > 正文

?点击香江 | 特首选举是中央意图与香港民意的高度统一

2022-04-04 04:23:29大公报 作者:屠海鸣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香港第六届行政长官选举将于5月8日举行,候选人提名期昨日开始。这是香港国安法和新选举制度实施后举行的首次行政长官选举。在去年举行的选委会选举和立法会选举中,“爱国者治港”得到了落实,行政和立法的关系得到切实改善;在第六届行政长官任期内,“行政主导”的原则将会真正落实,特首在香港的管治架构中的作用将更加重要。

  由于特首的角色更加吃重,对特首人选的要求会更高,特首选举必须是中央意图和香港民意的高度统一。只有选出一位中央放心、市民支持的特首,才能带领香港走出困境,开创一片新天地。那么,中央意图和香港民意的结合点在哪里?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观察。

  能够坚定维护中央全面管治权

  在“一国两制”框架下,中央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与香港的高度自治权并不矛盾。中央管方向、管原则、管底线,确保“一国两制”在正确的轨道上运行;香港行使中央授予的权力,管香港内部事务。比如,这次抗击第五波疫情中,中央给予香港全方位的支持,但并不代替特区政府管理香港,特区政府必须履行抗疫的主体责任。过去,香港维护中央的全面管治权做得不到位。比如,“二十三条立法”至今没有解决,导致国家安全长期处于不设防的状态,给反中乱港势力以可乘之机,以至于酿成了2019年的持续暴乱。2020年7月1日香港国安法实施后,香港局势得以扭转,但还没有形成系统完备的维护中央全面管治权的机制。这有待于下一届特首去落实。

  坚定维护中央全面管治权,这既是中央的意图,也是香港的民意所在。从中央的角度看,基本法体现了香港“行政主导,三权分置,司法独立,行政长官代表特区向中央负总责”的制度特色,特首的首要责任是向中央负责,负责的首要事项是维护中央的全面管治权,这是重中之重。从市民的角度看,只有把中央的全面管治权真正落到实处,香港才会“大盘稳定”。有了稳定的社会环境,全社会才可以一心一意谋发展、惠民生,也才有可能提升市民的福祉。香港主流民意坚信,绝不能挑战中央全面管治权,而应把精力集中在管好香港内部事务上来;如此,才能赢得中央更多支持,更好的发展自己。

  可以看出,坚定维护中央全面管治权是香港繁荣稳定的“总开关”,在这一点上,中央的意图和香港的民意是高度一致的。下一届特首必须符合这个要求。

  具备出众的管治才干

  在经历了“修例风波”和新冠疫情的重创之后,香港过去积累的“住房难”等深层次矛盾还没有解决,失业率增加、企业倒闭、经济衰退等新的矛盾和问题又凸显出来,新旧矛盾叠加,令香港发展步履维艰。

  什么样的人才能胜任“治港者”角色?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港澳工作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在谈到“爱国者治港”时多次强调,一要爱国爱港,二要有管治才干。“爱国爱港”体现的是“德”,“管治能力”体现的是“才”,“治港者”必须德才兼备。治港者有本领把香港管治好了,香港不仅不会给国家添麻烦,还会为国家发展做贡献。

  香港的主流民意从来都是希望发展经济、期待改善民生。时下,香港的贫穷人口为数众多,住在“?房”和“笼屋”里的人有20多万,还有数千家庭蜗居在狭小的“纳米房”里。多年来,香港青年就业难、创业难,向上流动的机会很少,疫情之下,更有许多打工仔长期处于失业和半失业状态,香港的中小企业经营难以为继,纷纷结业倒闭……民生凋敝,经济停滞,千家万户都有切肤之痛。市民真心盼望香港有一支坚强有力、上下同心的管治团队,有一位百折不挠、能谋善断的特首,使出洪荒之力,尽快改变这一现实。

  可以看出,在“能人治港”这一点上,中央意图与香港民意高度契合。越是困难的时候,越是需要有才干的人担当重任。下一届特首必须是德才兼备、才华出众之人。

  拥有团结各方的感召力

  夏宝龙副主席论述“爱国者治港”行动准则时,曾提出“五个善于”的标准,其中一条是“善于团结方方面面的力量,做有感召力的爱国者。”在上个月的全国“两会”期间,他又指出,爱国者除了要做到“五个善于”之外,还要做到“五有”:有情怀、有格局、有担当、有本领、有作为。可以看出,中央希望未来的特首感召力特别强,能把香港各方面的力量团结在一起。

  中央的这个意图是不难理解的。这些年来,在反中乱港势力的操纵下,香港社会高度撕裂,对立情绪很严重,急需弥补裂痕。就是对管治团队,社会精英阶层也寄希望他们是精诚团结、群策群力的一班人。特首是“双首长”、要“双负责”,具有超然于“三权”之上的特殊权力,必须是一个能弥合分歧、具有很强个人魅力的政治领袖。

  其实,香港的主流民意也是如此。香港是一个国际大都市,市民价值观多元、利益诉求多样、生活方式多彩,市民希望管治团队能包容和关照各方面、各阶层的利益,不因以往的“政治光谱”不同而受到不公正的待遇;特首作为管治团队的核心人物,理应有大格局、大视野、大情怀。

  可以看出,在“感召力”这一点上,中央意图和香港民意同样高度契合。越是社会撕裂,越需要团结,特首是团结各方力量的中枢和核心,下一届特首必须有团结各方的感召力。

  提名,是特首选举的重要环节。为香港长远发展计,我们需要从中央意图和香港民意的结合点上观察选举提名,真心企盼有优秀的管治人才崭露头角、脱颖而出。

  (本文作者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暨南大学“一国两制”与基本法研究院副院长、客座教授)

  注:《大公报》独家发表,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