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快消 > 乳制品 > 正文

疫情之下挑战与机遇并存 国产奶粉能否乘风起?

2022-07-19 16:09:06大公快消 作者:江舟舟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海外疫情持续发酵,全球供应链危机四伏。面对行业现实危机,奶粉原辅料国产化这一问题再次成为行业热议焦点。

  作为奶粉需求大国,配方奶粉关键辅料依赖进口一直是国内奶企的一大痛点。业内人士指出,实现关键原辅料的国产化和核心技术自主掌控,是大国乳业发展亟待解决的问题。

  问题一直待解。不过,近日,中国飞鹤奶粉传出好消息,率先实现乳铁蛋白国产。据悉,在此之前,中国奶粉品牌的乳铁蛋白100%进口,高纯度乳铁蛋白关键资源一直被掌握在欧洲和澳洲的6家企业中。此前,乳铁蛋白一度被炒至天价,极大地限制了中国奶粉行业的发展。

  除了飞鹤这种已经自主研发出生产线的企业,大部分乳企不仅要从国外购买最基本的奶源,还有脱盐乳清粉、益生菌、乳铁蛋白、单体氨基酸等重要的奶粉辅料。国内原辅料供应存在短板是不争的事实。

  依赖进口  疫情下供应链遭挑战

  根据中国奶业协会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累计进口大包奶粉127.51万吨,同比增长31.2%;进口额45.95亿美元,同比增长39.6%。进口乳清72.33万吨,同比增加15.5%;进口额10.23亿美元,同比增长25.1%。

  从比例来看,欧盟、新西兰、澳大利亚、美国是这些辅料的进货大国。数据显示,去年中国进口的28.64万吨乳清中,来自美国的就占比39.6%。而中国进口的26.17万吨婴配粉中,来自欧盟的就占比占69.1%。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称:“目前来说,中国是一个奶粉的消费大国,但不是一个原料生产的强国,我们有很多高精尖的原料需要依靠进口,这就是俗称的‘卡脖子’。”

  不过过度依靠进口国外辅料,只会造成奶粉生产供应链的不稳定。

  今年以来,反复不定的疫情及俄乌战争,直接影响了部分原辅料价格上涨及物流费用增加,并间接导致国内奶粉企业采购成本上升。根据中国海关统计数据,2022年5月进口奶清类平均价格已经同比增长14.9%,达到1634美元/吨,换算成人民币每吨超过一万元。

  与此同时,来自欧洲的原辅料供应还存在物流相对受阻、生产力相对不足、成本相对增加等困难。空运和海运的运力和成本都受到影响,唯一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的是中欧班列。

  根据最新国际主要乳制品出口国数据,澳大利亚截至22年4月大跌6%,新西兰截至4月同比大跌5.5%,欧盟27国截止4月年度产量微跌0.6%,美国截止4月产量跌1.0%,乌拉圭截止4月下跌1.2%。从整体出口国生产情况来看,全球供应减产幅度缩减1.1%,供应压力再度加大。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乳企人士称:“如果关键性原辅料持续供应紧缺、价格上涨,就会给婴幼儿配方奶粉企业带来较大的挑战,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成本提高。”

  而企业为了转嫁成本,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提价。

  今年四月份,市场上就出现了进口奶粉个别品牌一定程度缺货、涨价的现象。根据中国商报,一位河南地区的奶粉经销商透露,其所在的地区新西兰进口蓝河奶粉就出现了小范围断货,单罐产品的价格上涨了20-30元,涨幅约为10%。

  而一位来自福建的奶粉经销商也指出,美赞臣蓝臻1段奶粉、爱他美白金版1段奶粉等存在厂家限购的问题,例如之前一个门店可以一次性下单几件,如今却?隻有几罐的配额。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中国的奶粉基本上是全球产业链的一个产品,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随着整个疫情的全球化,变成了整个奶粉行业进入了一个新的危机、新的挑战。在这种情况之下,对于企业的整个供应链考验以及挑战会更大。随着全球疫情的不断蔓延,对于整个中国奶粉行业将会带来很大的困扰,无论是外国品牌还是国产品牌。”

  市场需求大  国产奶粉原料生产任重道远

  2019年6月,国家发改委等七部委曾联合印发《国产婴幼儿配方奶粉提升行动方案》,明确指出未来要力促国产婴幼儿配方乳粉发展,力争婴幼儿配方乳粉自给水平稳定在60%以上。

  2020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促进畜牧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中也再次强调了这一要求,然而截至目前,再无任何最新数据和政策显示如今婴幼儿配方乳粉的自给率发展趋势。

  为何中国乳企始终难以实现原辅料全面国产化?

  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告诉大公快消,主要就是国内整体面临缺奶的问题。

  柏文喜指出:“目前我们国家比较常见进口的一些奶粉原料都是来自于澳大利亚、新西兰的所谓澳洲原奶粉。国内的奶都被作为鲜奶和鲜奶制品消耗掉了,连一些所谓的复原乳也往往是用进口奶粉还原制作的还原奶。”

  对于这其中的原因,柏文喜称,受环境承载量的影响,原乳供不应求,而且大部分情况下原奶多被用于生产周转更快、毛利更高的鲜奶制品,因此国内奶企无法实现原材料自我供给而需要靠大量进口原奶粉来制作配方奶风和还原奶。

  事实上,无论是发展鲜奶还是配方奶粉,奶源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由于国内养殖业成本不断上涨以及养殖污染等问题,中国未来两年仍存原奶供应不足的巨大缺口。

  据了解,除了内蒙古、西北一些地区以外,中国大部分地区其实并不适合发展万头牧场。“草原过载退化,农区养奶牛的生态空间不够,奶牛排泄物超出环境容量无法处理,还要留下部分环境容量养猪、养鸡和肉牛,都是对环境的负担。”柏文喜称。

  在他看来,国内乳制品市场需求很大,但是养殖业空间和环境承载力有限,而且还存在乳肉冲突。在价格指挥棒下,自然会迫使乳企对外大量采购奶粉原材料而难以实现奶粉原材料国产化。

  而对于过度依赖进口原材料会给国内奶粉市场带来供应链不稳定的状况,柏文喜也坦言:“这个问题目前国内尚无解决之道。”

  不过他表示,为了巩固奶粉原材料国际供应链,乳企也可以以适当的方式投资进入国外乳制品企业及国际乳业供应链企业。

  实际上,对于飞鹤此次研发出乳铁蛋白生产线一事,许多业内人士都认为由于成本过高、规模化生产难度较大,所以替代效果并不会很明显,将来生产的奶粉估计还是要靠进口原料。对比,柏文喜也表示了一定忧虑:“毕竟国内确实没有那么多的奶源让乳企来制作奶粉原材料。”

  站在企业角度,谈及此事,飞鹤品牌相关负责人也对大公快消表达了自己的看法:“目前国内奶粉品牌一直无法实现原辅料国产化最大的痛点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产业问题。”

  该负责人指出:“国外喝牛奶、吃奶酪是一个传统,需求量很大,他们牛奶一产完做完奶酪之后,当中剩下的很多东西都可以添加到婴配粉里用作辅料,但是中国人不怎么吃奶酪,而乳清又是奶酪附加品,所以这也就导致我们生产关键原辅料的成本非常高。”

  她坦言:“目前飞鹤的乳清液产线也只在甘南工厂,其他工厂还是用的乳清粉。现在我们能生产乳铁蛋白也只是整个国内乳企的个例,包括06年自建产业集群,飞鹤也是行业首创,但是到整个市场开始做这些,其实都是近两年的事了。所以短时间内,业内普遍实现原辅料国产化的可能性真的比较低。而且我们做这个实际也只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开发能力,防范风险,一旦供应链有问题,保证我们有自产关键性原辅料的能力。”

  对于国内婴配粉市场在这方面的发展,该负责人也补充道:“国外在这方面已经发展一百多年了,中国起步比较晚,没有技术储备很正常,但如果单纯只买设备而不买技术,也不利于行业长久发展,所以需要一个研究的过程。其实只要是走出实验室阶段,实行产业化之后,这些问题都可以解决,只不过这就附带了另一个问题就是成本问题。”

  对此,朱丹蓬也发表了类似观点:“国外的工业化已经一百多年了,中国真正的工业化才四十多年,所以我们现在无法跟国外产业链的完整度去比。不过国产化是必然的趋势,未来乳企的核心竞争力还是在于产业链的完整度上,所以整个中国乳业都要进行产业结构提升,包括提升一些高精尖原料的自给率。随着我们国家高精尖技术、高精尖人才、高精尖产业链的完善,国内乳企跟国外企业的差距就会越来越小,对它们的依赖度也会越来越低。”

责任编辑:李琪
大公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